当前位置:神马博客 / 在线资讯 / 正文

“28年错位人生”大反转:涉事医院由“全力救治”到“最高赔5万”,患癌当事人发声“还想活下去”

作者:神马博客发布时间:2020-05-12 19:30浏览数量:130次评论数量:0次 [百度已收录] [搜狗已收录] [360已收录] 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孟杰

“母亲割肝救子却发现非血亲”,这则新闻引起了全国网友的关注。江西九江许女士的儿子姚某今年2月确诊肝癌晚期,许女士打算割肝救子,却在体检中发现姚某并非自己亲生。几番周折,许女士在当年生产医院的所在地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,并怀疑因为医院当年的失误,才导致了两个家庭28年的错位。

继4月27日晚,医院方代表表示会尽所能帮助救治患病的姚策,并承担后续的治疗费用后,近日,这起事件再起波澜。5月12日上午,许女士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医院态度突然反转,表示最高可赔偿5万元的精神损失费,医疗费可以借支手段支付。如不满此结果,许女士可提起诉讼。对此,许女士一家不能接受。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也联系到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医患关系办公室,一名男性工作人员称,对于此事医院一直都在积极协商应对,但在协商意见上双方分歧较大,建议许女士走司法程序。

仅半个月

涉事医院从“全力救治”到“最高赔5万”

5月12日,是许女士和爱人在河南开封呆的第四天。这次来开封,许女士和医院谈的并不愉快。甚至可以用“前期对医院的感恩全破灭了”来形容。

“我们8号到的开封,9号和医院约定的见面。”许女士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这次自己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来河南的:4月27日晚医院打给自己的那通电话,让一家人心里都有了底,也让姚策更加坚定了好好活下去的信心。“‘找最好的专家、最好的肝源!’当时该院医患关系办公室张主任表态说,医院将全力救治,我当时还反复问他可不可以代表医院,他说可以。”许女士一直在为记者重复这句话。而这次再来医院,医院却又换了一种说法。

许女士称,这次他们一共和医院方见了三次面,医院方由一位姓杨的律师和自己进行会谈。从始至终,医院方没给自己一点协商的机会,只给出了以下意见:医院方最高赔偿5万元的精神损失费,治疗费从这里面扣;后续治疗费用医院可以以借支方式支付;许女士一家如不满意,必须要在5月20日当天在开封鼓楼区提起诉讼。医院给出的这三点意见,让许女士一下懵了。

“我们是不可能答应的,从始至终,医院方没有一位主要领导来跟我们见面,一句抱歉的话都没说。”更让许女士气愤的是,医院方律师还称院方没义务为其寻找28年前的病例,还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1992年前可以不打乙肝疫苗,这让许女士对这家医院的态度失望到了极点。

“医院之前说要帮助我们救治姚策,张院长对媒体说不推卸责任不包庇,外联办的一位主任也到过江西帮忙,我们都对医院充满了感激,现在医院却是这种做法,我们前期对医院的感激全破灭了。”抱着最后一点希望,许女士5月11日给医院的“刘书记”发了一条求助短信,但始终也没得到回复。

每天药费就3000多元

姚策发声明“还想活下去”

“28年错位人生”大反转:涉事医院由“全力救治”到“最高赔5万”,患癌当事人发声“还想活下去”

母亲节当天,姚策发微博感谢两位母亲。

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接受完第三个疗程的治疗后,目前姚策已出院在家休养。10日母亲节当天,他还通过微信向远在河南的两位妈妈送上了祝福和问候。他说:父爱如山,母爱如海,妈妈的爱是澎湃的浪花,是全力的承载,更是无限的包容!点点滴滴的爱终汇成海一样的辽阔。这是我今生也无法报尽的恩情。但是我一定会努力活着,努力的更爱你们每一天,感谢母亲赋予我生命,感谢妈妈从小呵护我成长。

提起姚策,许女士不免心酸。“我们现在的首要诉求还是救治姚策,他还那么年轻,我现在就是希望他能活下去,医院有资源为什么不能帮我们。”许女士说,姚策生病后,他的三口之家的小家没有了收入来源,车子也卖掉了,目前已经花费了50多万元,现在每天光吃药就要花掉3000多块,他们真的撑不下去了。

迫于治病的压力,姚策在网络平台上发起了轻松筹,急需筹款金额50万。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看到,截止到12日中午,已筹金额为131585元,距离50万的目标金额还差不少。

“杜妈妈刚做完手术,杜爸爸是残疾退伍军人,家里还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姐,我们真是太困难了。”许女士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知道医院给出的这个处理结果后,杜妈妈每天以泪洗面,想去医院为儿子讨个说法。

冷静下来,许女士打算这两天先回江西,再商量怎么和医院进行接下来的沟通。“我们肯定不会放弃,我们要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。”

12日中午,姚策通过微博发布了自己对于医院这种态度的几点看法:

1、根据规定,医院有义务保留患者病历三十年,当时我生母是剖腹产生我,术前检查了血常规、血型、尿常规,乙肝两对半等都有医嘱,可唯独缺失了乙肝两对半的结果报告单。而这关键证据,决定了医院对当时新生婴儿的处置。

2 生母知道自己有乙肝,所以后来给我的兄弟郭威打加强疫苗直至产生抗体,而我由于被抱错,也无法打到加强针,身上没有抗体。

3、抱错事件已确认系事实,调查应该当地公安机关介入,医院自查是否合理?

4、有关肝炎与目前疾病的关联性,我也希望双方找一个权威的医学专家进行判断,从而定责。

姚策称,自己和家人的诉求从头到尾仅仅是希望治疗费用得到解决,现在家庭已负债累累,无力承担,生活都是问题。而他还想活下去,还不想死,还想孝顺父母终老,陪伴孩子成长。

同时,姚策通过委托律师了解到,目前的情况是,如果他不答应医院条件,他连看病的钱都没有,院方连借款也不垫付了。姚策希望院方和当地卫健委以及其他相关部门能够重新商议,给自己和家人一个更合理的方案。

“28年错位人生”大反转:涉事医院由“全力救治”到“最高赔5万”,患癌当事人发声“还想活下去”

12日中午,姚策出面回应医院态度。

12日上午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联系到了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,该院医患关系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称,对于此事他们一直在积极协商应对,但双方在处理意见上存在很大的分歧,建议对方走司法程序。

律师回应:医院若不能证明无过错

就应承担赔偿责任

两个错位28年的家庭的悲欢离合,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和同情。

“一个失职已经让一个家庭担负了20多年的痛苦”,网友“勇往直前198736751 ”留言称。

“太可怕了,这么久才知道真相!”网友“海贼团航行Ing”这样说。

“马上起诉医院要求赔偿损失”,网友“linqunfei”留言;“医院负全责,免费给姚某换肝并承担所有医疗费用”,网友“小白白55”也在相关稿件下面回复。

更有网友“愿至鸿蒙未开时”质疑称:亲生儿子不是乙肝病毒携带者,却被打了乙肝阻断针,而养子是乙肝病毒携带者,因为没那概念,所以就没有被及时打乙肝阻断针。

涉事医院—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到底该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?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采访到了山东睿扬事务所的李建成律师。

“父母对子女的监护、教育是基于血缘关系,这种权利与身份密切相关,当然受到法律保护。”李建成律师称,此件事情中,医院是否承担责任要看是否有过错,如果医院不能证明自己无过错,就推定其有过错,就应当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。另外,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医院还应当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。

至于当年是否打错乙肝阻断针的问题,李律师称,如果医院对抱错孩子有责任,其对后续乙肝阻断针的系列问题也应当承担责任。被侵权人可以获得相应赔偿,协商不成,可走诉讼途径,但李律师也表示,因为此类事件诉讼周期一般比较长,当事人面临的经济压力会比较大。


加入QQ交流群与更多站长大佬互通交流:959288858 ,请猛戳这里→点击入群
End
版权免责声明
1、本网站名称:神马资源网
2、本站永久网址:https://zm20.cn
3、本网站的资源部分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。
4、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5、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,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
6、本站资源大多存储在云盘,如发现链接失效  点此反馈 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。
7、站长QQ:3455768911 官方QQ群: 959288858
神马博客

神马博客 主页 联系他吧

每天更新各种活动新闻资讯!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请填写验证码
召唤伊斯特瓦尔